<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中国livehouse二十年进化史

          微信图片_20190314093001.jpg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袁佳琦 王彦?#27169;?#31449;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鼓楼,北京摇滚乐的乌托邦,被《纽约?#21271;ā?#35780;为“北京的布鲁克林”。十几年来,作为北京地下音乐的活跃地带,这里被热爱者们冠以各类称号。无数音乐人成长于此,在某种程度上,鼓楼地标已经缩写成了北京的音乐文化符号

          千禧年伊始,这里诞生了北京最早的一批Livehouse。 2004 年“二移”至段祺瑞执政府旧址的愚公移山, 2005 年落座于钟库胡同的老疆进酒, 2007 年诞生在鼓楼东大街的MAO。在以鼓楼为核心片区的不同街道上,这些Livehouse观摩着一批又一批音乐人的成长足迹。

          彼时,鼓楼附近的胡同房堪称乐手们的天堂,每逢演出,乐手们在门口抽烟闲侃,观众们在贴满演出海报及各类队标的狭窄走廊检票买酒,场地里挤满了?#34987;?#24515;脏的摇滚乐和年轻荷尔蒙。

          如果没有尽兴,演出结束后去TEMPLE、DADA续场子,如果饿了就在门口买上一个煎饼果子,或者去营业?#25945;?#20142;的南疆餐馆来盘大盘鸡、烤串、几瓶啤酒,和刚在现场认识的同好们聊上一宿,就成了朋友,偶尔会遇到当天演出的乐手们来吃夜宵,?#40723;?#19968;起碰个杯。

          而现在,随着鼓楼“北京布鲁克林”时代缓缓落下帷幕,原本驻守在此的Livehouse地标也都有了新的面貌。

          承载着一代人现场音乐记忆的愚公移山正在寻找搬迁新址,XP俱乐部、热力猫、一批Livehouse陆续消失,老疆进酒和鼓楼MAO也早已?#24050;?#21040;新的归属场地。在北京Livehouse生?#26469;?#20129;的关键几年,一大批老牌Livehouse的关门转型,似乎象征着旧时代的逝去,?#25176;?#26102;代的开启。

          为了探寻?#28900;梗?#25105;们走访了六家具?#20889;?#34920;性的北京Livehouse的创始人及主理人,以年代为坐标,追溯并展望了Livehouse在十几年中的北京发展史及未来。

          “柏林与摇滚, 90 年代的热血嚣张”

          愚公十几年不变的朱红色大门上的“莫西干小猪”涂绘,为冰冷的白色封条留下了一抹温暖色彩。

          为了官宣一直以来处于低调状态的愚公场地问题,在象征性发出《愚公移山就在你对面》文章后,?#20048;?#24378;很快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大量房地产商?#32422;?#25237;资公司的邀请,这让他竟也?#34892;?#20986;乎意料。

          作为愚公移山的主理人,江湖人称“狗哥”的?#20048;?#24378;,在北京的地下音乐圈,可以被当之无愧的唤为一声大哥。?#20960;?#20048;队、二手玫瑰、宠物同谋…这些如今乐迷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曾经被?#20048;?#24378;一手扶持成名。

          2003 年,?#20960;?#20048;队在彼?#34987;?#26159;路尚咖啡的愚公办了第一个专场。据?#20048;?#24378;回忆,当初还是rap metal风格的?#20960;牽?#23601;在这里更改了路线。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十几年里,将蒙语唱遍国际舞台的民族摇滚乐队,前几日,?#20960;?#20048;队在呼和浩特启动了全国巡演,爵士铜管乐团的加盟也成为了这一时期的新玩法。

          初见?#20048;?#24378;,是在愚公移山位于段祺瑞执政府旧址的办公室,演出场地搬迁后,这里也将保留下来,进行画廊展演等艺术空间规划。Loft的墙上贴满了十几年来?#25509;?#20844;演出的乐队海报,法国浪漫乐团AIR—— 2008 年,?#20048;?#24378;做了个又酷且大胆的举动?#21644;?#36827;一百万举办了AIR在亚洲的专场。

          此外,还有DJ KRUSH、重塑雕像的权利等国际乐队与成名于此的国内优秀乐队。

          海报下方是颇有年代?#30690;?#30340;桌椅、装饰品、复古文件?#23567;B乐?#24378;一身黑色素衣,齐肩长发,地道的北京腔,潇洒点起中华香烟,举手投足都?#20449;分?#20843;十年代的老派艺术家范儿。

          而他的经历也的确与?#20998;?#26377;关,作为当时全国的霹雳舞?#28909;?#20896;军,?#20048;?#24378;是 90 年代去到柏林接触西方音乐最早的一批人。同时,他也亲历了世界政治巨变在音乐文化上的投射。

          在 80 年代末,?#28010;?#20919;战进入最后的僵持阶段,史普林斯汀用摇滚乐“唱倒”了桎梏自由的那面墙,东德青年顶风作案,?#30830;?#25991;化“破墙”进入共产主义国家,摇滚乐成为迅速滋养青年文化的精神源泉。

          1990 年柏林墙的倒塌正式宣告了东西德的统一,西德涌入大量世界移民,五年后当?#20048;?#24378;来到柏林,正赶上 90 年代的地下电子摇滚浪?#20445;?#20174;Bon Jovi到Pink Floyd,从迷幻电子音乐到俱乐部文化,这里开放、多元化的音乐氛围彻底刷新了他的感官。

          “十年前德国的音乐文化氛围,咱们到现在可能也比不上。”

          与此同时,中国的摇滚乐也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崔健、魔岩三杰、黑豹乐队,中国摇滚乐队的名字甚至响彻海外。 1993 年崔健到柏林演出,柏林?#20040;?#20581;想到了北京三里?#27712;?#29141;莎、国贸,他说“似乎闻到了烤羊肉串的味儿”。

          也是在柏林,?#20048;?#24378;第一次对Livehouse有了真切的?#29616;?#20960;十个音乐场地,每日上百场的演出,这里是?#30830;?#25991;化爱好者的乐园,也有着全世界最棒的电子音乐。在德国生活了四年后,?#20048;廄烤?#24515;把这种氛围带回北京。

          而这时,北京?#37096;?#22987;有了Livehouse萌发的土壤。改革开放后,中西方文化快速交流,人们的情绪急?#34892;?#35201;一个宣泄口,摇滚乐就像一阵迅猛涌入的春风。 90 年代北京开始出?#31181;?#22914;“马克西姆西餐厅”之类可以演唱摇滚乐的地方。

          1992 年建立的“豪?#21496;?#20048;部?#20445;?#19981;仅唐朝、窦唯、黑豹乐队混迹于此,也是老外们开party的天堂。可以说在华的西方人士圈子曾经是第一批中国摇滚乐歌手的忠实乐迷,也是Livehouse最早期的主力受众群体。而愚公最开始有50%的观众是外国人。

          2003 年,北京正逢SARS病毒肆虐,一批批的实体产业濒临倒闭,回国的?#20048;?#24378;和一帮“不怕死”的兄弟们则想着要弄个“好玩的地儿?#20445;乐?#24378;接手了朋友的酒吧,在清华大学西门经营起这家“路尚咖啡?#20445;?#36825;里迅速成为了北京地下音乐的根据地,也是愚公移山的前身。

          事实上,咖啡餐饮酒吧的形式,也是后来绝大多数Livehouse的初始入场形态。Joy side、二手玫瑰、反光镜、美好药店,Nova heart,彼?#34987;?#22312;玩rap metal的?#20960;?#20048;队等等。

          每逢路尚咖啡演出,总共不到 80 平米的地儿,一去就是好几百人,窗户一打开,路上都是人。施展不开,?#20048;廄克?#24615;搬到了面积 250 平米的工体春秀路上,一家叫做“愚公移山”的门店从一家台球厅,跨界成为北京最早的Livehouse。

          彼时的Livehouse大环境充斥着利好状态,无论是路尚咖啡还是愚公春秀路店,全都是盈利状态。“春秀路在半年就恢复了成本,当时房租低,人员开支也便宜,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一时间,乐队文化迅速渗透进青年文化市场,人们正在找一?#20013;?#30340;消费场景,而愚公移?#35282;?#24688;?#26696;?#19978;了好时候”。

          2005 年,愚公移?#20132;?#25215;办了世界乐队挑战赛中国赛区,那一年零壹乐队拿到了中国区冠军、世界区亚军。同时参加?#28909;?#30340;乐队还有反光镜、咖啡因、左?#25671;?#36172;鬼乐队等等。

          2007 年,愚公移山“再移山”。这一移,便在张自忠路 3 号段祺瑞执政府旧址扎了根, 850 平米的空间,在此后的十余年时间里,成为独立乐队先驱者们的现场首选和年轻乐队的“出道摇篮”。

          “Livehouse?#28909;?#26377;规矩在,我们就按?#23637;?#30697;走。”在?#20048;?#24378;看来做Livehouse并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情怀和热爱更加重要,除了不惜血本邀请优秀的国外乐队来北京演出,愚公移山的舞台设备,也都是国际一流的品质,只为了给听众提供最棒的音乐内容,最佳的现场氛围。

          光是 2008 那一年,愚公移山就做了 290 场演出。愚公移山不仅能容纳很多音乐类型的呈现,包括话剧展演等和艺术能沾上边的演出全都做过,很早便尝试了综合体的形式。酷爱霹雳舞的?#20048;?#24378;热爱电子音乐,彼时在愚公移山的电子现场一年约占20%,于是?#20048;?#24378;在去年开了“?#20889;?#25152;?#20445;?#30001;专门的团队负责,引进?#20998;?#26368;新的地下电子音乐,打造电子音乐在北京的专业演出场所。

          ?#20048;?#24378;个人还与网易有一家唱片公司999+,在东京也有一家经纪公司,也有专门的团队负责。也是 2008 年演出场?#26410;?#21040;峰值后,愚公移山开始筛选演出内容质量,维持在每年 200 场的演出数量。

          和一些进入商业化运营阶段的live house场地不同,愚公移山的一直在用?#32422;?#30340;钱“玩?#20445;?#27599;一场演出基本都是?#32422;?#25215;办,自负盈亏。尽管这样的观念或许会随环境产生转变——运营成本的增高,为了?#20013;?#34892;进下去,愚公并非没考虑过引入外部投资,乃至在一线城市开设演出场地。

          谈到对 90 年代北京的乐队文化,?#20048;?#24378;笑到,?#26696;?#35273;市场上Punk比较多。”愚公移山的第一场演出是一场Punk Night主题的乐队拼盘,而Punk night的参与者就包括了数年后即将问世的School Live bar的两位创始人:刘耗和刘?#24688;?#24444;时,刘耗还是Joyside乐队的?#27492;?#25163;,而刘非,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

          青年乌托邦School,文艺后花园蜗牛

          比起大中型的Livehouse,小型的音乐空间显然更具主理人特色风格和更高的灵活性,同时面对高昂的租金压力,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也更多。在北京有这么两家胡同里的小型音乐空间,民谣与朋克,彼此大相径庭,却又殊途同归。

          2003 年,school酒吧的创始人刘非,正在北京语?#28304;?#23398;读中文专业,恰逢非典时期,北语被全面封校,焦虑情绪在学生之中不?#19979;?#24310;。这时刘非每天在女生寝室楼下一盘盘卖着CD,正好有夜市摆摊,刘非白天卖碟,晚上就用赚的钱请大家喝酒。

          在多年后创立了School酒吧之时,刘?#19988;布?#25345;定义其为live bar而不是Livehouse,虽然每天都有演出,酒水收入仍然是School的主要盈利方式。刘非也一直发扬着?#32422;?#37202;局控场者的能力,School一楼的?#21830;?#25296;角处,总有刘非与天南地北朋友侃侃而谈的身影。

          彼时蜗牛de家的创始人小伟,正在遥远的内蒙古做木匠活,茫茫戈壁辽阔,性格?#34892;┏聊?#30340;他,从没想过?#32422;?#26410;来会漂泊到北京,和?#32422;?#30340;哥哥?#39318;?#24320;一家咖啡馆。

          或许是天生的策划能力卓越,刘非在学校里就是一个“积极分子?#20445;?#21271;语女生节的创意,最初就是刘非提出的点子。 2006 年,毕业后的刘非迅速接到北京流行音乐节抛出的橄榄枝。

          2006、 2007 年的北京流行音乐节有Skid Row、Supergrass、九寸钉、崔健、New York Dolls、Mando Diao等大咖嘉宾,直到阵容都是空前绝后的。做演出的那两年,让刘非熟悉了整套音乐节的运营模式和演出经纪市场,这为他日后与伙伴一起创立荔芙娱乐厂牌打下了基础。

          2008 年,刘非提出了要把自有厂?#35780;?#33433;娱乐做成“中国的杰尼斯事务所”的口号,并且提出了摇滚娱乐化的思路,带着签约了的Joyside、后海大鲨鱼、赌鬼等乐队,策划了各种主题派对、短?#21476;?#23545;和?#22659;豴arty。这在当时遭到了摇滚圈的激烈反对,甚至有人喊出了亵渎摇滚的批评声。

          “?#34892;?#20048;队本身就很娱乐,理所应?#21271;?#25512;到大众面前,摇滚只是娱乐业中小小的一部分”。在刘?#24378;?#26469;,他的思路在当时是过于超前了,而十几年后的今天再来看,摇滚与娱乐的结合几乎无处不在。

          因为荔芙娱乐一直没有赚钱,迫不得已的刘非甚?#37327;?#36215;了古着店,在这中间?#30422;?#21521;他提出能去新加坡工作的机会,他却毅?#29615;牌?#20102;新加坡国籍,只因为他觉得“中国独立音?#20013;?#35201;?#25671;薄?/p>

          在做音乐的这几年中,刘非交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其中包括joyside和赌鬼乐队的成?#20445;?#20182;们有个很响亮的名字?#23567;?#24180;轻帮?#20445;?#21516;样热爱朋克热爱摇滚,重视精神性理想性的东西。

          2010 年,School酒吧在这种背景下诞生,最初只是为了方便这帮哥们儿喝酒而建的一个地儿。但是后来却发展成了以地下、硬核著称的,新声代摇滚音乐人成长的乌托邦。

          次年,也就是 2011 年,小伟和哥哥?#39318;?#20174;内蒙来到北京,在胡同里经营起了一家不到八十平米的咖啡馆。他们给其取名“蜗牛de家?#20445;?#26159;希望在都市节奏中藏匿着一?#20132;?#24930;天地,希望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家的温暖。

          在开始建立咖啡馆的时候,所有的内部装修都是小伟亲自操办的,木匠出身的他亲手做了木窗户和?#21830;ǎ?#24403;搭建小舞台的时候,因为没有钱买设备,小伟只能去房东借钱去买二手设备。

          “第一年演出很少,更多都是朋友捧场,为了请?#23478;?#20048;队的三叔(吴宁越)来,我给他打了一年电话”。

          2010 年初,独立民谣开始在国内兴起,?#23478;?#26159;当时最炙手可热的乐队之一,为了邀请老赵来演出,小?#24110;?#32780;不舍的给老?#28304;?#30005;话,终于在一年后成功邀请他站上了蜗牛的舞台。根据小伟回忆,那一天人山人海,看演出的人甚至都站到了大门外面。

          名气逐渐打响之后,越来越多的民谣音乐人选择来蜗牛de家演出,赵雷、赵照、冯天满…照片墙上随处可见他们当年青涩的痕迹。很多人看完演出之后,喝醉了就席地而躺?#25945;?#20142;,一把吉他就可以无话不说,蜗牛逐渐成为人们心目中“北京民谣的摇篮”。

          刘非则是一直坚持着他的江湖派作风,甚至有一种说法是,School一开始是他跟刘耗喝出来的。但是刘非一直头脑分外清醒,他形成了?#32422;?#30340;一?#33258;?#34880;机制,扶持学生乐队,提供让他们成长的温床,再回来反哺school。盘尼西林、丹镇北京都是在school舞台上逐渐走向大众?#21491;啊?/p>

          2015 年前后的租金政策问题,让一些livehouse消失在鼓楼片区。刘非?#25176;?#20255;都是时代的?#20197;?#20799;,School在第五年开始盈利,蜗牛在 2015 年也进入到了发展的最好一年。但是面对越发竞争的市场,转型成为了二者面临的必经之路。

          面对老店的生存压力,小伟和?#39318;硬?#29992;“以新店补旧店”的运营模式,?#20173;?#23546;店,?#37319;?#28023;店,一家家蜗牛音乐主题餐厅诞生,同时孵化蜗牛?#31243;玫?#32593;红小店,用以盈利来反哺旧店。同时,蜗牛旗下的精酿啤酒,手工餐饮,音乐传媒,都成为了小伟和?#39318;?#20004;人的多线布局。

          School则是在原有的“酒水反哺live”运营方法基础上,建立起了?#32422;?#30340;学校“莱思?#24119;保?#36992;请一众音乐人做老师,school的孩子如果想学音乐、组乐队、?#20960;?#37117;可以去莱思酷,提供一个孵化音乐人的摇?#28023;?#35753;?#25226;?#26657;”真正成为了?#25226;?#26657;”。

          能看出Livehouse市场不断扩张的两年,面对新与旧的交替,刘非?#25176;∥把?#25321;了?#25945;?#23436;全不同的运营思路。刘非更倾向于保持个人特色,亲力亲为的掌权模式。

          在他去日本游玩的过程中,发现光是东京新宿就有 100 多家Livehouse,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情况。刘非赞同Livehouse集群化,乐?#38405;?#20687;转场看电影一样,一晚上可以去3. 4 家看演出。“希望能雨?#27602;?#27838;,Livehouse转变成为一种娱乐方式”

          平日内敛的小伟则是做了非常大胆的尝试,蜗牛de家将与中国摇滚协会合作,在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租下一个 1800 平米的场地,把这里打造成北京最大的Livehouse——“蜗牛LIVE”。一旦建成,即将成为北京的文化地标性建筑。

          在?#20960;?#20048;队《?#20960;?#19982;铜管》全球巡演发布会的采访间,队长伊立奇对娱乐独角兽坦言,“原本巡演北京场要在一家新开的很大的live里举办。”但因种种原因,蜗牛Live尚未能够营业,最后选择在疆进酒场地举办。

          直到如今,school酒吧?#36291;?#26159;五道营胡同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刘非口中,School在当年盘活了整个胡同的业态。而在逐渐发展成为步行街的五道营,全北京最酷的帅哥美女,?#24266;?#31449;在school门口抽着烟,天南海北的聊着未来。

          老蜗牛de家,则静静地在伫立在胡同深处,安静的放着文艺电影,为?#19981;?#20182;的都?#26032;?#20154;提供一个避风的港湾。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