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1999-2019,互聯網失落者

          互聯網,創業,社交,媒體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子彈財經(ID:wwwhygc),作者 :楊博丞、蛋總,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

          2019 年的人們很懷念 1999 年, 1999 年的人們很期盼 2019 年。

          在經歷了 20 年互聯網大潮之后,越來越多元化的新技術在互聯網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生動。

          1998 年,新浪成立,它和 1996 年成立的搜狐以及 1997 年成立的網易成為了 2000 年左右人們上網時點擊量最高的網站,而 10 年后,他們被百度取代。

          1999 年,馬云從北京回到杭州,此時阿里巴巴的業務尚未明晰,身處中關村的劉強東還在京東多媒體的一尺柜臺內賣光磁產品。

          彼時,中國第一個B2C電子商務網 8848 開始運營,它的開創者名為王峻濤。

          在當時,中國第一批互聯網人開始利用互聯網開創歷史先河,同樣,中國的普通百姓也第一次認知到了互聯網帶來的便利。

          根據 1999 年的CNNIC調查數據顯示,當時網民上網大多是為了獲得各方面的信息,占比達57.97%。而 10 年后,這些數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行業更加多元化,增加了諸如在線音樂、在線直播、社交等新興領域。

          從第一次的蒸汽機革命到第二次的機械革命再到第三次信息技術革命,歷經百年。中國則抓住了第三次信息技術革命,如今在向第四次數據革命時代邁進。

          但歸根結底,無論AI、大數據、云,它們的承載體均是互聯網。

          載體未變,技術已變。

          帶來這些改變的正是一些先行者。在互聯網浪潮中不時會有失落者與得利者同時出現,但最終人們記住的卻永遠是得利者的故事。

          以下故事分別關于在線音樂、在線直播、社交領域中那些開創先河,卻最因為種種原因最終失落的人。

          看到未來而又能夠活到未來的,畢竟是少數。

          殺死那個音樂播放器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狄更斯

          2002 年的夏天,上海的天氣格外炎熱。

          工程師鄭南嶺在給Winamp做漢化工作,彼時,英文版的Winamp是音樂播放器的王者。

          一天閑暇時,他用nanling的昵稱,發布了一款叫做“MP3 隨身聽”的軟件,出于自己對陳慧嫻《千千闕歌》的熱愛,他將軟件命名為“千千靜聽”。

          就這樣,在一個平淡無奇的午后,一款此后開啟了中國在線音樂時代的音樂播放器橫空出世。

          “完全免費、占用空間小、中文界面、顯示歌詞”——千千靜聽這些優點迅速地抓住了中國用戶的心。

          千千靜聽一舉打敗了當時的傳統播放器霸主Winamp,隨后的幾年時間里成為了最先進入塞班系統的音樂播放器,千千靜聽的裝機量一度超過了70%。

          彼時,在愛好音樂的人心里,鄭南嶺相當于音樂播放器領域的盟主。

          遺憾的是, 2006 年,由于版權戰爭端倪出現且資金不足,鄭南嶺連同他的千千靜聽被百度納入麾下。

          鄭南嶺沒能笑到最后。

          在百度的收購協議正式出來之前,這一消息遭到了國內用戶的集體反對,大家在音樂的評論區留言希望阻止千千靜聽“入嫁豪門”,保持獨立。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收購如期進行。

          但在協議期三年結束后,低調的鄭南嶺從百度離職,從此消失于江湖,隨后千千靜聽被雪藏。

          直到 2015 年 12 月 3 日,“千千靜聽”的影子才重新出現——百度宣布旗下的百度音樂將與太合音樂集團合并,打造全新的音樂機構。

          事實上,這等同于百度“拋棄”了百度音樂業務,把它“轉交”給了太合音樂集團。

          2018 年 6 月 19 日,太合音樂宣布,將百度音樂改名為“千千音樂”,可惜已與“千千靜聽”舊日輝煌相去甚遠。

          千千靜聽,已然失去了在線音樂發展最好的十年,也錯過了智能手機崛起的時代。

          直到今天,千千靜聽的最后一個發行版本停留在5.52,無法聯網且僅作為單機播放器存在。

          千千靜聽的歷史只剩下斷壁殘垣。

          同樣的失落者,還有天天動聽的CEO黃曉杰。

          2007 年年底,王智罡、黃曉杰等人參考了當時已經在PC端大獲成功的千千靜聽,打造出了“千千動聽”這一款手機端的音樂軟件,甚至一度被用戶認為是同一家公司的兩款產品。

          由于畫面簡潔,功能健全,天天動聽備受歡迎,直到 2014 年 5 月,天天動聽用戶已突破3. 8 億。

          但誰也沒預料到,危機已悄然而至。

          在版權大戰中,需要資金和流量扶持,幾番鏖戰后天天動聽無法突圍而出,無奈在 2013 年被阿里巴巴收購。

          從輝煌一時到無奈被收購,從獨立經營到融入新家庭……作為“曾在移動端最受歡迎的音樂播放器”,天天動聽的“覆滅”同樣讓人惋惜。

          在被阿里收購后,黃曉杰轉身去了暴風魔鏡,開啟新征程。

          很快地,天天動聽被更名為阿里星球,馬云邀請高曉松和宋柯加入阿里音樂,試圖打造覆蓋明星大咖、粉絲交流、音樂交易、娛樂營銷等上下游全產業鏈的音樂平臺,使天天動聽依稀看到了依托阿里擴張的可能性。

          但期待最終落空。

          蝦米成為了阿里音樂的“頭牌”,而天天動聽則淪為阿里體系內部競爭的犧牲品。

          “天天動聽停止服務,感恩一起走過的洪荒歲月” 2017 年 10 月 1 日,天天動聽的頁面上只剩短短一行字,是它留給聽眾的最后一句尾音。

          “來日縱使千千闋歌,飄于遠方我路上……”在陳慧嫻婉轉吟唱的聲調里,似乎聽見鄭南嶺和黃曉杰這些先行者兼失落者的淡淡留戀和嘆息。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王朔

          昨天,「子彈財經」通過熊貓員工與熊貓主播等多方渠道,確認了熊貓直播申請破產清算的消息,員工統一賠償半個月工資,本月 18 日熊貓直播將關閉服務器。

          “熊貓涼涼了”,如冰涼的海水流淌過直播從業者的心。

          另一邊,卻還有熱切的希望——斗魚已提交赴美IPO文件,據悉本次IPO將融資約 5 億美元,最早預計二季度上市。

          不知此時熊貓直播的創始人王思聰內心有何感想,畢竟是他為中國帶來了“在線直播”這顆火種。

          歷史的時針撥回到 2015 年 6 月,王思聰借鑒美國的兩款在線直播社交產品Meerkat和Periscope,投資了直播平臺17。

          17 的玩法很簡單:用戶在線直播視頻內容,與平臺廣告分成,平均一千人觀看收入有一元錢并且可以提現,憑借簡單新奇的玩法, 17 上線三個月,就登頂中國區蘋果商店免費榜的榜首。

          由于 17 直播了男生吸毒、女生洗澡等不良內容,在 2015 年 9 月 30 日被強行下架。如今,王思聰又面臨熊貓直播破產清算的局面,看來首富獨子踩中了新技術的浪潮,卻沒猜中故事的結尾。

          彼時, 17 遭禁,卻極速地催熱了“在線直播”這個行業。

          在接下來的一年里,中國先后出現了 200 多家直播公司,巨頭騰訊和阿里相繼入場——騰訊陸續開通并投資了 9 個直播平臺,阿里推出淘寶直播和天貓直播,玩起了“邊看邊買”。

          一時間,中國進入了一個莫名喜感的“全民直播時代”。

          平臺林立的背后,是資本的狂歡——截止到 2016 年 1 月底時,中國已有 25461 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可投規模高達4. 29 萬億元。

          這些涌動的熱錢如同餓狼一般四處覓食,隨著O2O“百團大戰”的硝煙散去,大數據、云計算、VR、AR、AI等新技術成為獵食者的新目標,但這些技術尚處于起步階段,商業模式未明朗。

          于是,能夠帶來巨大的用戶流量和現金流的在線直播,自然成為了資本瘋狂追捧的“寵兒”。

          在殘酷廝殺的幾年間,映客、花椒、虎牙、斗魚、熊貓、小火山…成為了“幸存者”。

          2018 年 5 月 11 日,美國紐交所里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董榮杰身上,敲鐘那一刻,他雙目泛淚,而身旁的李學凌手里拎著一只虎牙玩偶,這個老搭檔倒是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誰也沒想到,虎牙竟然比斗魚早一步赴美上市,成為了直播第一股。這兩家多年來的攻防纏斗,已然是一出眾人皆知的“大戲”,不再贅述。

          直到奉佑生帶著映客敲響了港交所的鑼聲,陳少杰和張文明還是沒什么大動靜——盡管心急。

          太多人對斗魚抱有期待,無論是斗魚背后的資本還是長期的用戶,在這些人心中,脫胎于“ACFUN生放送直播”頻道的斗魚,陪伴他們度過了漫長歲月。

          2018 年,是國內娛樂公司扎堆上市的一年。算起來,風險資本從 2016 年前后投入直播行業,到 2018 年時正好到了 3 年的回報期。

          趁魚兒還肥,該收網了。

          不料,B站、愛奇藝前后腳登陸納斯達克,首日便雙雙遭遇破發,海外資本對科技股的態度一向冷靜。

          斗魚上市的腳步不得不慢下來,張文明和陳少杰不敢操之過急,但“壞消息”還是傳出來了。

          “斗魚媒介部的人基本快走完了。”在 2019 年 3 月的清晨,斗魚北京分公司顯得有點冷清,優盛大廈七樓多個辦公室的員工寥寥無幾,而在十八層,只有一間辦公室有部分員工。

          這是去年底斗魚緊急裁員所致,當時涉及海外業務約 70 余名員工被裁,目前斗魚有 2400 多人,大部分在總部武漢辦公。

          值得玩味的是,斗魚和虎牙均已被騰訊收編,還同時接收到騰訊的“投喂”—— 2018 年 3 月 8 日 13 點 10 分,斗魚E輪融資收到了一筆來自騰訊的6. 3 億美元投資,僅僅 9 個小時后,虎牙B輪融資接受了騰訊4. 6 億美元投資。

          無論這場爭奪戰的終局是董榮杰贏,還是張文明勝,最大的贏家都是馬化騰。

          資本在直播行業殺得人仰馬翻,有些平臺為了爭奪流量更是底線全無,國家監管部門不會坐視不理—— 2016 年,直播平臺迎來監管風暴,前后經歷了 4 次政策調整。

          隨著行業監管和同質化競爭的加強, 2017 年在線直播行業結束瘋狂生長的階段,進入了精耕細作的時代。

          董榮杰在 A 輪融資后,簽約《王者榮耀》第一屆KPL冠軍戰隊仙閣戰隊, 2017 年 3 月份又簽約KPL人氣戰隊YTG,培養了一批王者榮耀、球球大作戰主播。

          張文明則拉攏了企鵝直播的張大仙、虎牙前主播國服第一貂蟬九日以及當時的一哥嗨氏……他想利用高價吸引簽約主播,為斗魚穩定流量。

          而被冠以“國民老公”之稱的王思聰,則走向了另外一條路——拓展娛樂、綜藝、戶外、體育等多種泛娛樂直播內容,花重金打造《hello 女神》綜藝項目,憑借自身頂級的流量號召力也為熊貓拉來了不小的用戶流量。

          2017 年 5 月,熊貓直播完成 10 億人民幣B輪融資,估值達到 50 億元,直播行業是一個燒錢行業,沒有錢也請不了流量主播來坐鎮。

          “主播即內容,內容即流量,流量即變現”是直播行業的商業邏輯。

          當外界傳言王思聰撤資時,COO張菊元出來辟謠并高調地說:“熊貓準備于 2018 年底啟動上市。”

          可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熊貓的情況急轉而下——錢快燒光了, 2018 年 6 月,熊貓爆出欠薪風波,新一輪融資也遲遲未完成。

          “這是熊貓經受磨難的一年。” 2018 年下半年,王思聰在一次朋友聚會時曾嘆息到。

          自從IG奪冠后,他逐漸將重心轉移到了戰隊的經營和人才的培養上,而熊貓內部的管理體制不健全,直播管理和運營人員都是“佛系年輕人”,任由主播們“劃水刷量”,直接導致熊貓的內容質量下滑。

          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在 2018 年下半年,熊貓主播們被其他平臺高價挖走,員工紛紛跳槽離職,“有本事的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混日子”。

          隨后,王思聰放手轉身,熊貓走向了終局。

          直播行業經過全面洗牌整頓后,風光和生氣都已大不如前,甚至成為了 2018 年互聯網眾多行業里唯一一個年增長率為負增長的行業。

          隨著熊貓直播破產,這個從“千播大戰”里艱難生存下來的平臺最終還是走向了死亡的命途;而董榮杰和奉佑生已率先邁進資本市場大舞臺,正戰戰兢兢地接受著市場的“檢閱”,斗魚則在上市門前徘徊。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人們最終的抉擇卻是“舍熊掌而取魚者也”。

          在過去這 6 年多以來,直播行業如同一片浪潮激蕩的海洋,資本如同燃油為船艦快艇的競賽加碼,只為尋求更廣闊的海域,占海為王。

          財經作家吳曉波曾說:“中國公共社會,將會進入一段漫長的、繁華喧囂而無比平庸的中產崛起時期。”

          在線直播這個行業曾經過度喧囂,也被痛批帶著一股“娛樂至死”的氣息,人們的生活在無數鏡頭后一覽無遺,逐利和享樂的人性在這個行業里一目了然。

          但是,正如挪威戲劇家易卜生曾嘆息的那樣:“每個人對于他所屬于的社會都負有責任,那個社會的弊病他也有一份。”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