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埃航逝者遭遇網絡暴力后,平臺該做什么?

          拉黑、下架、關閉

          圖片版權所屬:站長之家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鐵林,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

          使得人們心腸冷漠的是,每個人有著或自認為有著也不堪負擔的苦惱。

          3 月 10 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 737 MAX 8 客機在從亞的斯亞貝巴飛往內羅畢的途中墜毀,機上 157 人全部遇難,其中有 8 名中國公民。生命無常,祈禱逝者安息。

          @與你陳溺 是最早被媒體發現的微博賬號,賬號主人在這次墜機事件中身亡。

          從 11 日開始,先是有人攻擊媒體,不該過度曝光甚至「消費」逝者;隨后,一批用戶涌入,在瀏覽@與你陳溺 微博內容后,留下了攻擊性言論。攻擊的焦點集中于:為什么要同情一個有能力去非洲看長頸鹿的陌生人?

          埃航逝者遭遇網絡暴力后,平臺該做什么?

          媒體在逝者報道上挨罵已經不是第一次。知名媒體人朱學東曾經專門著文討論過逝者報道涉及的倫理問題,他認為,對于所有嚴肅媒體來說,逝者報道,是抵達真相的一種方式。

          不過,他也在文章中提到,社交媒體被廣泛使用,許多個人信息被事無巨細地主動發布在社交媒體上,個人隱私的邊界與過去相比已經比較模糊。一旦發生災難事件,媒體報道遇難者時,對于遇難者個人在社交媒體上披露信息的使用,在法律上和新聞操作上,都是一個需要面對的新問題。

          經過媒體曝光后,逝者的微博賬號在一段時間得到了超過以往的關注。一部分集中于攻擊逝者的言論,在經過營銷號的炒作以后,被進一步放大。

          這并不讓人太過于感到意外,每一次大的災難發生以后,都會出現一些「刺耳」的聲音。比如去年溫州女孩搭乘順風車遇害,也有人對女孩發表侮辱性言論。埃航事件發生后,有微博用戶認為:個體有可以不同情的權力,并且可以表達出來。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有一句名言,使得人們心腸冷漠的是,每個人有著或自認為有著也不堪負擔的苦惱。和以往的墜機事件不同,經過媒體報道的逝者,以非常清晰的面目出現在人們的視線里,她不再只是一個死亡的「數字」。

          人們會不自覺的將自身和逝者進行對比,「炫富」有罪而「哭窮」無罪,是某種社會傳統。

          另一方面,長期接觸悲劇性的消息,會讓人產生「同情疲勞」。生活在社交媒體影響之下的用戶其實不太能決定自己想看什么,每個人每天都在接觸無數的災難事件報道。

          果殼特約主筆李子寫文分析過「同情疲勞」這一心理機制,社交網絡能夠窮盡一切的事件細節和多方聲音;數不清的第一手視頻、高清圖像乃至手機直播,讓災難和苦痛赤裸裸地展現在眼前;轉發、評論、點贊,這些被不斷表達出來的關注和同情,卻讓相同的災難和受害人在時間線上重復出現,甚至「刷屏」。

          高頻次的接觸會讓人的同情心消耗殆盡,并逐漸變得麻木。

          這也意味著,在一個用戶體量足夠大的平臺上,「攻擊性」言論的產生是不可避免的。

          平臺當然不會允許「攻擊性」言論持續影響社區氛圍。微博方面的動作很快,昨日凌晨,微博管理員發布公告稱,站方接到用戶舉報,發現埃航空難遇難者@于你陳溺 微博下存在人身攻擊內容。站方經核實,已關閉 @一路悲傷向北 @街拍 club @盧小龍 05719 等多個發布人身攻擊內容且情節惡劣的賬號。請大家尊重逝者,理性討論。

          埃航逝者遭遇網絡暴力后,平臺該做什么?

          隨后,站方也選擇關閉逝者@與你陳溺 的賬號。

          埃航逝者遭遇網絡暴力后,平臺該做什么?

          去年 8 月,溫州樂清女孩搭乘滴滴順風車遇害事件發生后,微博也關閉了部分辱罵逝者的賬號。并表示,微博已將逝者賬號轉交其家屬保管。同時也建議此前發布相關視頻和圖片的用戶不必再保存及傳播被害人的微博照片,保護被害人的隱私。

          對微博這類社交媒體平臺來說,社區氛圍尤其重要,強運營是微博的特點。小而美是早期狀態,因為用戶的成分單一,管理和運營工作相對簡單。但等到用戶量持續增長,原來的社區氛圍將不復存在。比如豆瓣和知乎。當然,知乎更為明顯。

          針對這一情況,知乎推出了「瓦力機器人」,可以識別「陰陽怪氣」的評論,包括但不限于「不針對發言內容,而是批評對方的語氣」以及「提出反對意見,但不給或給出極少數論據支持」等情況。

          對于微博、知乎等平臺來說,此時要處理的不是個人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有關于社區治理的問題。現實生活中,類似的做法不一定招來法律處罰,但是作為社交媒體平臺,微博是整個社區規則的制定方,可以對類似的賬號作出處罰,維護平臺的秩序。知乎同理。

          逝者的賬號又相對特別。

          2014 年,「成都最帥交警」秦思瀚被診斷罹患「T 細胞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消息經過微博發出來后,他原本只有 7 萬粉絲的賬號一夜之間漲了 17 萬。雖然選擇了堅持治療,但他本人還是在 2015 年 3 月去世。

          他在 2014 年 11 月的一條置頂微博,到現在還有人持續留言。有人表達思念,有人只是單純的問候,有人匯報自己現在的情況,賬號的主人不在了,賬號卻成為了公開的樹洞,想要說話的人,都可以去默默留言。截止目前,這條微博的評論數已經達到了 11 萬。也是非常獨特的社交媒體文化現象。

          Facebook 對逝者賬號的管理,有一系列的辦法。官方規定,用戶有兩個選擇:指定一位委托聯系人打理當事人的悼念帳戶,或者從 Facebook 永久刪除帳戶。如果沒有選擇永久刪除帳戶,Facebook 得知用戶過世的消息后,會自動將帳戶轉為悼念帳戶。

          有幾個細節處理很有意思,比如悼念帳戶的個人主頁不出現在公共區域,也不出現在「可能認識」建議列表、廣告或生日提醒;任何人都無法登錄悼念帳戶;無法更改沒有委托聯系人的悼念帳戶。

          Twitter 官方規定,如果 Twitter 用戶死亡,官方可以與授權代表遺產行事的人合作,或與經過驗證的死者家屬直接合作,以取消帳戶。Twitter 同樣強調,官方無法向任何人提供帳戶訪問權限,無論他們與死者的關系如何。

          國內外社交媒體平臺對逝者賬號的處理方式區別比較大。

          秦思瀚的微博目前仍然有人在打理,偶爾會轉發或者點贊與他本身有關的內容,雖然數量并不多。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白曉強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人類社會科技進步日新月異,社交媒體屬于新興事物,而法律一般是相對滯后的,目前我國法律對社交媒體賬戶的法律屬性尚無明文規定。社交媒體賬戶具有一定人身屬性,我個人認為應當是法律規定的公民的其他民事權益的一種類型,是一種特殊的民事權益。該賬戶如有財產權益,財產權益部分我認為是可以被繼承的,但非財產權益的部分,因涉及到個人人身屬性,這部分權益,注冊用戶死亡后,是無法被繼承的。」

          他表示,「目前國內社交媒體普遍在服務協議中限制社交賬戶的贈與、借用、出租和售賣,相當于否認了注冊用戶享有該賬戶的所有權,注冊用戶只有使用權,從這一點來講,死者的家人也就無法繼承該賬戶。但是死者家人應該有權要求注銷該社交媒體賬戶。除非死者家人要求注銷該賬戶,社交媒體運營商在注冊用戶死亡后,無權處分該賬戶。」

          社交媒體賬號已經成為了每個人的身份標示,如何對待逝者以及逝者留下的賬號,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體現,也是平臺維護良好社區氛圍所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從尊重個人隱私權的角度看,Facebook 和 Twitter 的做法更符合用戶的需要。但新聞事件發生后,家屬的情緒也需要考量。同樣的事情在國內外會面對不同的輿論壓力,用戶考量的標準也會不同。同一套規則,不一定可以平移。

          你覺得呢?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