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深擊|熊貓直播退出舞臺:日活百萬流水千萬 也曾揚帆

          2019-03-09 11:11 稿源:新浪科技  0條評論

          新浪科技 楊雪梅

          “熊貓直播主站流浪計劃,第一階段開啟。工程師請逐漸斷開與母星連接。注意,請務必保持已連接的服務正常。”

          3 月 8 日中午,熊貓直播官方微博發出上述微博,配圖是一只熊貓在說“Bye”。這意味著,沸沸揚揚傳了兩天的“熊貓直播倒閉”傳言正式定音。

          在該條微博下,有自稱是熊貓直播員工表示,“作為熊貓第一位正式入職設計師,也給熊貓做了最后一張送別圖,感謝一切的經歷,祝各位曾經的同事各自安好。”

          破產來的猝不及防,從 3 月 6 日熊貓直播傳出破產清算到官宣,僅僅三天時間,這家曾經風光一時、每天幾百萬日活、每月數千萬流水的直播平臺正式退出歷史舞臺。從 2015 年上線,到今日落幕,熊貓直播四年,猶如黃粱美夢。

          很多人感到突然,但實際上,此前就有種種跡象表明,已經 22 個月沒用拿到新融資的熊貓直播,早就資金鏈斷裂,苦苦死撐、艱難前行。在資金缺口無法解決情況下,熊貓直播管理層終做出了遣散員工的決定。

          員工撤離、主播解約:工資沒有希望了

          3 月 8 日下午,在熊貓直播位于望京的北京總部,不少主播到現場解約、討薪,也有主播在直播總部最后的時刻。

          直播中,熊貓直播總部已一片狼藉,員工悉數撤離,只有幾個超管仍在幫主播們處理合同解約等善后事宜,還有幾位員工在搬離電腦等物品。

          目前,熊貓直播官網仍在正常運營,不過首頁多為主播在進行最后的告別直播:“為喜歡我們的粉絲站完這最后的幾班崗”、“聚散終有時,下個江湖見!”、“要說再見了”、“結束了,真的舍不得你們”……從主播直播間看,多數主播向斗魚、虎牙、企鵝電競、YY轉移。根據主播在直播間透露,熊貓直播或將于今晚關閉服務器。

          “熊貓不倒,陪君到老。熊貓已亡,江湖仍在。”雖然主播們紛紛在感嘆和留戀,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很多主播、員工的薪資,可能隨著平臺倒閉而遙遙無期了。

          此前據一位主播在直播時表示,“平臺目前仍欠公會錢,高管也在群里承諾會慢慢解決。”但隨著平臺破產倒閉,這個希望越來越渺小。在熊貓直播總部現場,不乏討薪的小主播,但他們不知道此時此刻該找誰要錢,現場已無負責人,而“此前對接的超管已離職”。

          “前兩個月的禮物(分成)都收不到了,更別問現在的禮物”,另一位主播在直播中嘆息,“工資沒有希望了”。這位主播守候在熊貓直播總部已數個小時,“想見證熊貓直播最后關服的歷史性一刻”。

          此前,網傳一張群聊天記錄截圖。截圖顯示熊貓直播Hr在員工群中表示已經幫員工安排了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目前,熊貓直播員工都在找新工作中。

          王思聰力推、“不差錢”的熊貓直播為何走到了這步?

          提及熊貓直播,就不得不提及王思聰。熊貓直播第一次被熱議、送上熱搜,也是因為王思聰。

          2015 年 9 月,王思聰在微博宣布“PandaTV”游戲直播平臺將上線,而他將出任CEO。一時間,熊貓直播迅速被業內業外知曉。 2015 年 10 月 20 日熊貓直播公測開啟,首日出現主頁登錄異常等問題,王思聰為此還贈送了 66 部iPhone6s發放給用戶,為公測問題道歉。隨后僅過了 4 天時間,平臺用戶就突破 50 萬。

          這也成了熊貓直播四年短暫生命中,以及直播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過,好景不長,熊貓直播在內容上疏于管理和監控, 2016 年 4 月曾被文化部查處、處罰,因涉嫌提供含宣揚淫穢、暴力、教唆犯罪等內容的互聯網文化產品。這一次,斗魚、虎牙也在查處名單之列。

          2017 年 2 月,熊貓直播主播在直播中又出現低俗色情內容,平臺被上海市網信辦及有關部門依法聯合約談,要求全面整改。

          但是,這兩次監管打擊并沒有澆滅熊貓直播的勢頭。第一次被查處后 5 個月,拿到了樂視領投的6. 5 億元A輪融資,再 3 個月后拿到奇虎 360 戰略投資;而第二次被約談整改后 3 個月,則連續拿到A+輪融資,及 10 億元的B輪融資。

          彼時,也是熊貓直播的高速發展時期, 2017 年 5 月 24 日,其最后一筆融資拿到后,公布月活 8000 萬,月度活躍主播超 15 萬,內容覆蓋游戲、娛樂、綜藝等多個領域,還表示要進軍節目制作,整合產業鏈上下游資源,也曾推出過《小蔥秀》《Hello女神》等自制節目。

          但再多的資金也有燒完的時候,美好的愿景尚未達成,才過了半年多時間,公司資金就出現緊張局面。 2018 年初,熊貓直播就傳出合作公會,甚至員工工資無法按時結算、大主播出走、員工離職等情況接連發生。 2018 年 7 月 23 日,業內傳出熊貓直播正作價 30 億元尋求買手,以部分現金、部分股權交換的形式兌現。而當時,虎牙市值 72 億美元,斗魚估值也為 15 億美元。

          此外,平臺頭部主播也頻頻出走,若風去了企鵝電競、小蒼去了虎牙、周二珂和伍聲 2009 去了斗魚,PDD已經一年沒有直播了。而平臺活躍人數也急劇下滑,“熊貓游戲區已經很難找出一個代表性的主播。”有人感嘆道。

          欠薪、內部動蕩、賤賣,種種跡象表示,這家曾以“不差錢”形象示人的直播平臺已經陷入了資金鏈斷裂的泥沼。

          而從短期內拿到多輪融資,到資金鏈緊張,這中間,熊貓直播到底經歷了什么?

          關于熊貓直播的那些傳言:內斗、架空、管理層無作為?

          “選擇結束并不是對員工與團隊的否定,而是大勢之下,一個無奈卻最理智的選擇。”熊貓直播創始團隊成員兼COO張菊元在 2019 年 3 月 7 日的內部告別信中如是說到。

          張菊元提到,從 2017 年 5 月最后的融資消息后,在長達 22 個月的時間內熊貓直播沒有任何外部的資金注入。而平臺運營又需要負擔高昂的帶寬以及眾多主播的高額工資。雖然管理層在過去兩年時間中不斷嘗試,尋找了至少 5 個潛在投資方和多種方案,但最終未能解決掉資金缺口。

          但與此時說法相反的是,在 2018 年 10 月,張菊元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針對欠薪、資金鏈斷裂等傳聞,還曾自信地表示:公司還活著,且盈利在望, 2019 年將從巨頭手中拿到融資,估值將超 50 億元。

          事實證明,在那個時候,熊貓直播確實已經處于非常時期了,盈利不到位、資金跟不上,融資歷史定格在 2017 年 5 月。而王思聰也早就不再為熊貓直播發聲。

          對此,有傳言表示王思聰已經從熊貓直播撤資、掛售股權。實際上,目前王思聰仍是熊貓直播大股東。據企查查顯示,熊貓直播主體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為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持股40.07%,而該公司則由王思聰100%持股,王思聰同時也是熊貓互娛董事長。此外,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9.35%。

          實際上 2015 年- 2018 年,王思聰在熊貓的持股比例為100%,但 2018 年 11 月 16 日已1550. 45 萬元的價格對外股權出質給奇虎 360 了。

          也有傳言表示,在熊貓直播內部,管理混亂,內斗不止,熊貓直播原來的高管悉數被排擠走。據新浪科技了解,熊貓直播聯合創始人莊明浩已經離職一段時間。

          直播行業進入最壞的時代

          “也許我們趕上了最壞的時代,但我們在最好的時代也曾揚帆。”張菊元在內部信中總結道。

          熊貓直播,直播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確實,這對直播行業來說,已經進入最壞的時代。直播行業在 2018 年上半年進入過密集融資期,觸手直播獲谷歌、愛奇藝投資;斗魚、虎牙同一天獲騰訊投資,那時候資本對直播行業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但是 2018 年走到中間的時候,直播行業已經出現了經營不善或者倒閉的苗頭。此前全民直播、網易薄荷直播紛紛關停。進入 2019 年,斗魚數次傳出裁員消息,據斗魚離職人員向新浪科技透露,其所在的公關部“整個部門差不多都走了”。有業內人士表示,斗魚能否渡過難過,就看能否順利IPO了。此前,據外媒報道,斗魚已秘密提交赴美IPO文件,將融資約 5 億美元,最早預計二季度上市。

          為直播平臺,運營需要負擔高昂的帶寬以及眾多主播的高額工資,整個行業在追求贏利的路上都在躑躅前行,大多數平臺都難以做到收支平衡,更別談盈利,新的融資成了決定命脈的關鍵。

          不過,當前的投資環境以及垂直領域的不斷惡化,直播平臺的空間在不斷縮小,接下來,直播行業或將在艱難前進中進行新一輪洗牌,只有少數頭部平臺才能活到最后。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