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2019年,做新媒體還有前途嗎?

          2019-03-07 09:06 稿源:三節課公眾號  0條評論

          社交媒體 新媒體 開會 合作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本文來自于公眾號三節課(sanjieke01),作者:黃有璨,編輯:范米索,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

          2019 年,對新媒體從業者來說是個頗為微妙的年份。

          從整個大趨勢來說,從 2018 年開始,微信生態下就極少再有出現新興起的頭部大號。看起來,“微信大號江湖格局已定”已是一個共識。

          同時,市場上的諸多數據來看,微信生態中新媒體內容的閱讀總流量和10W+內容都在顯著減少,印證著“微信公號打開率持續下降的判斷”。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前途嗎?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前途嗎?

          圖片來源:清博數據

          另一方面,微信生態下的管制和規則也越發嚴厲和收緊,諸多大號遭遇封號,諸多裂變漲粉手段不斷受限,而真正能把內容做好做精的人又總是極少的一小部分,看起來,“公號漲粉”的黃金時代也徹底成為過去。

          而另外一邊,抖音雖然持續崛起,但抖音生態下的頭部大V們,似乎又從來沒有達到過微信頭部大V們的影響力,而“抖音到底能火多久”也是持續縈繞在業內的一種聲音。

          再回到許多企業內部的新媒體運營現狀來看,可以說,許多公司的“新媒體”工作其實都還處于很初級的階段,以至于新年伊始,楊不壞的《停更“雙微一抖”》又小小火了一把。其中,楊不壞直言不諱,用悲觀的論調敘述道:建議從事品牌新媒體運營的小編們不要浪費生命,做些自己也說不清價值到底是啥的工作了。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前途嗎?

          摘自《停更“雙微一抖”》

          如此種種下,在 2019 年到來之際,“做新媒體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成為了無數新媒體從業者甚至是創業者心中的極大疑問。

          而這,也是本文想要試圖探討的主題。

          要討論“做新媒體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或許我們需要先定義清楚到底什么才是我們所理解的“新媒體”。

          就業內來看,或許存在兩種理解新媒體的視角。

          第一種理解,也是大多數行業從業者當前的理解,他們會把“新媒體”直接與微信公號、微博、抖音等劃上等號,在我們看來,這是一種狹義的“新媒體”。

          而第二種理解,則是一種更加廣義和宏觀的理解,在這一種理解下,所謂新媒體,也許可以被定義為是某種新興的、基于某種特定內容形態的社會化媒體。

          前者理解中的“新媒體”,事實上是某個具體的平臺。而后者所定義的“新媒體”,則是一類事物,或者是在社交網絡的大環境下必將持續涌現的全新媒體形態。

          所以,在后者的理解范疇下,其實包括豆瓣、知乎、脈脈、即刻甚至是類似于在年輕用戶群體中慢慢興起的類似Soul這樣的產品,都已經是一個新媒體平臺,又或者即將會有可能成為一個全新的新媒體平臺。

          接下來,這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認知和判斷——

          任何一個平臺和產品都會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一定會經歷從興盛到衰退,這是不變的定律。

          然而,只要互聯網長期存在,社交網絡長期存在和發展著,新的內容形態也仍然會不斷涌現,那么即便老的平臺會衰退,也一定會持續涌現出其他的全新的平臺。

          就像是,曾經的火遍大江南北的BBS衰退后,迎來的是知乎這樣全新的“社區”崛起;而曾經最早最普及的“自媒體”工具博客衰亡后,也又誕生了微博、微信公號這樣全新的自媒體平臺。

          因此,基于以上的理解,關于“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沒有前途”這個問題,我們也許就有了第一個初步的回答——

          如果你理解的“新媒體”只是“微博、微信公號”,那么不好意思,整個行業在 2019 年可能確實不會特別樂觀,至少,這肯定不再是最好的時候,很輕松就能快速漲個幾十萬粉絲的年代一定是過去了,這一年,對于從業者基數最為龐大的微信生態下的新媒體運營從業者們,確實會迎來最大的挑戰(但也未必無解,下面會提到)。

          但,如果你所理解是“新媒體”是更為宏觀廣義的“新媒體”,那么,請相信,即便微信不好做了,即便幾年后抖音也火了過去走上下坡路,也一定會出現另一個全新的新媒體生態,而如果你真的能夠在“新媒體”領域下深耕,那你所具備的一些核心能力一定是能夠跨平臺遷移的。就像微信生態下的第一波大號,幾乎全都是微博的頭部大V們一樣。

          在后者的語境下,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做新媒體有沒有前途”這樣的問題——當前環境下,“新媒體”注定已是一個必將長期存在和持續發展的行業。

          聊完了比較宏觀的認知,接下來,我們或許可以進一步聊得更落地一點——在 2019 年這樣的環境下,到底怎樣的新媒體從業者才會更有優勢,更有競爭力?

          如果最簡單來分,“新媒體”的核心工作無非是兩大模塊,一是“內容”,二是“運營”。

          所有媒體都無法離開“內容”而存在,“新媒體”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所有的新媒體一定都必須要解決內容生產的問題。而每一個新媒體生態下,最早冒頭的人,往往也一定是那些依靠自己的內容能力沖出重圍的人。

          但,新媒體之所以“新”,原因恰恰在于每一個新媒體生態中,圍繞著流量的獲取、營銷轉化通路的搭建、規模化的商業化變現等,一定都會存在各種獨特、甚至是等待著被人發明和創造的玩法。

          好比有人在微信中依托于對社群的長期經營可以完成每年千萬元以上的銷售額,有人在知乎僅僅只是把一些大V資源整合起來,創造了一些新的廣告推廣形式,就自己開了一個經營得還不錯的公司,又好比我大概在 3 年前就聽說有個朋友通過在快手賣英語課,一個月也能實現個百八十萬的收入。

          如上述這些更加關注流量的獲取、營銷轉化通路的搭建、規模化的商業化的工作內容,我們稱之為“運營”。

          理解了上面這個部分,我們可以再具體來看下 2019 年對新媒體從業者們最重要的兩個生態——微信和抖音。

          必須要說,即便整體閱讀量下降和公號打開率下降,我們也必須要直面一個事實——至少在 2019 年里,微信公號和微信生態仍然將是大多數新媒體從業者們的主要陣地。

          但,微信生態下的“新媒體運營”的側重和機會,在 2019 年或會有些變化。

          此前數年中,提到新媒體運營,或是評判一個新媒體運營從業者做得好還是不好,大多數人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場景,多半會是“能不能寫10W+”,或是“能不能寫刷屏文章”,大家對于微信生態下的“新媒體運營”,無論認知還是關注點都更多停留在“內容”方面。

          然而,一方面,大家越來越發現和認可,“內容”其實是個手藝活,拋開偶發性蹭熱點成功、運氣等因素不說,真正能夠持續源源不斷產出優質內容的人,永遠都是不到5%的少數人,客觀看,95%的人永遠都很難做到純粹依靠“內容”在新媒體生態下獲得收益。

          而另一方面,大家也越來越發現,在微信生態下即便你能寫出10W+,能獲得的收益也越來越小,以三節課公號的真實數字來看,在 2016 年,我們產出一篇10W+,對應帶來的增粉能夠接近甚至超過1W,而在 2018 年,同樣產出一篇10W+后,我們獲得的增粉僅僅只有 1000 左右——這甚至遠比不上一次操作好一點的裂變活動。

          而 2018 年,以鑒鋒團隊陸續制造出的一系列刷屏分銷事件為分水嶺,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原來要做好“新媒體運營”,未必需要自己擁有非常強的“內容能力”,單純僅僅依靠強大的“運營”能力也可以。

          綜合如上種種,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判斷—— 2019 年在微信和微信公號的環境下,隨著紅利的消失和平臺規則的進一步成熟,“運營”的能力將會更被看重,也更加具有核心競爭力。

          并且,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無力通過“內容”在微信生態下做好品牌傳播工作, 2019 年的“新媒體運營”,也會越來越向“業務”方面靠攏,具體來說,就是更多新媒體運營人的工作一定要能夠跟企業產品的售賣、收入增加、轉化率的提升等核心業務問題直接掛上勾,而不再像之前那樣,簡單復制粘貼編輯些文本做好發稿工作就好。

          所以, 2019 年里,如果你能夠做到特別善于通過研究平臺的規則和尋找各種線下場景下的機會來穩定持續的為自己獲取流量;

          如果你特別精通新媒體投放營銷上的各類玩法和竅門;

          如果你特別擅長通過個人號、社群、公號的一系列組合操作來長期穩定的完成好你的營銷售賣和轉化;

          如果你特別善于在業內整合各種資源、運用各種手段幫助自己最大限度的實現商業化變現。

          那么即便你完全不具備“內容”方面的天賦,你也仍然必將會成為一個擁有不可替代性,會受到無數企業爭搶追捧的稀缺性頂級人才。

          聊過了微信,不妨再聊聊抖音——事到如今,它也已經是一個流量龐大的新媒體生態,吸引著無數人的關注。

          與微信不同,抖音目前還不算是一個“內容格局”完全穩定了的生態,也就是說,在抖音各領域下,頭部、腰部大V們的穩定格局,尚未完全形成,再加上頭條產品獨有的推薦算法機制和“去IP化導向”,這意味著,通過“內容”在抖音生態下獲利在 2019 年仍然是大有可期的。

          但我們對于抖音生態也存有一個這樣的認知——

          當前,抖音的整體生態成熟度正在不斷加強,各領域下頭部、腰部大V的飽和度也都在不斷顯著增加,整個生態中的內容生產方法和一些流量分發、變現方面的核心規則也在不斷成熟起來。

          因此,一個推測是: 2019 年在抖音的生態內,通過內容來讓自己獲得大量流量的紅利至少在 2019 年上半年之前仍將存在,而在此后,這樣的紅利窗口也會漸漸收窄,相反,在抖音生態下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包括抖音平臺自己也會在“商業變現和營銷轉化的探索”方面去進行更多的嘗試和取得突破。

          但,預計此后幾年內,“視頻、短視頻”為內容主要形態的新媒體平臺或許會很多,值得在這方面去深耕和開墾的機會也會很多。

          綜上,如果你當前希望在抖音或是以“視頻、短視頻”為內容主要形態的新媒體平臺下深耕,那么一手抓“內容”,一手抓“運營”仍然會是你需要具備的狀態。

          接下來,我們不妨再轉換一個視角——如果拋開具體的平臺、手段,在整個 2019 年的新媒體大環境里,是否在“人群”方面,也會存在一些機會點?

          可以肯定,每一年的互聯網,或多或少都會存在一些新的結構性增長機會,而在 2019 年的互聯網大環境中,“老人群體”和“下沉市場”,顯然是無可爭議的關鍵詞。

          企鵝智庫的《2019- 2020 中國互聯網趨勢報告》非常清晰的呈現了這一點——過去 2 年里,對中國互聯網網民數量增速的分析中,增長幅度最大的年齡結構區間,分別來自于 10 歲以下,40- 49 歲, 60 歲及以上這 3 個年齡段中,其中, 60 歲及以上的人群在過去 2 年里的增幅達到了44.6%。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前途嗎?

          然而,即便截止到 2018 年 6 月,中國 60 歲及以上老人網民的數量也僅有 4000 萬人左右,遠未見頂——要知道,中國整體 60 歲以上老人的數量,接近2. 5 億人。

          這意味著,在“老人群體”中,我們還擁有著巨大增長空間。

          同理,“下沉市場”也已是一個毋庸置疑的的機會點,近幾年來,無論快手、拼多多、趣頭條等成功都已印證了這一點,看起來,這一領域內還蘊藏著諸多機會。

          因此,我們還可以得出的一個判斷和建議是—— 2019 年,假如你是一個對于“老人”群體和“下沉市場”更加熟悉的新媒體運營,更善于收集和制作出大量他們喜歡的內容,更熟知許多對于他們而言更有效的轉化運營手段,也在這個領域內擁有更加豐富的資源積累,那你的 2019 年,也一定充滿著希望和機會。

          最后,關于“ 2019 年,做新媒體還有沒有前途”這一話題,我們不妨簡單做個總結——

          首先,理解“新媒體”的視角有微觀和宏觀兩種,如果你理解的“新媒體”就是微信公號、微博的運營,那么看起來, 2019 年確實會比之前幾年更難一些。

          但,如果把“新媒體”視作是一些“新興的、基于某種特定內容形態的社會化媒體”,則我們也要清晰知道,即便某個新媒體平臺出現了衰退,新的平臺也一定會層出不窮的涌現,我們或許可以焦慮某個平臺的衰退或紅利消失,但絕對無需焦慮于“新媒體”這個行當會消失掉。

          從這個角度看,作為一個新媒體人,我們或許更應該關注如何才能讓自己身上的能力可以實現“跨平臺遷移”,事實上,你必須要相信,無論內容能力還是運營能力,深耕到一定階段后,一定都是可以跨平臺遷移的。

          其次, 2019 年,在微信生態下,整體來看,“運營能力”的權重或會大于“內容能力”。

          如果你已經是一個新媒體從業者,卻還不具備強大的內容能力,又焦慮于自己的未來,那么切記,請在流量的獲取、營銷轉化通路的搭建、規模化的商業化變現等方面去進行深入學習和深耕,并且,無論是提升銷售額還是創造新的收入增長機會,一定要試著讓自己的工作能為業務帶來直接的價值,唯有如此,你的存在才是有價值的。

          而假如是在以視頻、短視頻為主要內容形態的抖音等新媒體生態中,通過“內容”收獲紅利的機會仍然還存在,生態格局也還未完全成熟,如果你有志于在這樣的領域內深耕,那切記一定要“內容”和“運營”同時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再次, 2019 年的互聯網,“老人群體”和“下沉市場”必仍將是兩個顯著的增長點,因此,這樣的大環境中,如果你是一個對于老人群體和下沉市場更加熟悉的新媒體運營,更善于收集和制作出大量他們喜歡的內容,更熟知許多對于他們而言更有效的轉化運營手段,也在這個領域內擁有更加豐富的資源積累,那你的 2019 年一定充滿著機會。

          最后,如果你是一個身在業內的新媒體人或是一個猶豫于是否要進入“新媒體”這個領域的從業者,請相信,“新媒體”這個行當已經漸漸度過了它的“蠻荒時期”,這必將是一個長期存在的行業,也必將是一個不斷充斥著各種機會和希望的行業。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