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rrnf"></th>
<strike id="zrrnf"></strike><strike id="zrrnf"></strike>
<span id="zrrnf"></span>

<thead id="zrrnf"></thead>

      <track id="zrrnf"><progress id="zrrnf"><listing id="zrrnf"></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zrrnf"><meter id="zrrnf"><dfn id="zrrnf"></dfn></meter></th>

          這屆網友愛看盜版?不,我也想做一個體面的影迷!

          2019-03-13 10:24 稿源:話娛公眾號  0條評論

          電影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話娛(ID:huayufunds),作者 :玉嬌龍 責編 :金宇 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

          今年開年至今,中國電影已經連遭兩次“版權小地震”了。

          2 月中旬,春節檔多部影片在上映第二日就集體被盜,網友們多主動舉報; 3 月伊始,運營多年的某盜版影視資源網站被查,網友們卻一片哀嚎。

          在這兩起打擊盜版事件中,網友們截然不同的態度,切中的正是近些年中國電影“版權矯正”過程中的痛點:版權意識逐漸在深入人心,盜版資源卻總是屢禁不止,兩者交鋒之間,情與理均兩難,中國電影市場的資源困境問題也一直未獲得有效解決。

          對此,有資深影迷無限感慨:“有喜歡的影片上映我們當然會去電影院支持,對于真正熱愛電影的人來說,我們從不介意付費問題。但關鍵是,有時候即使拿著錢,也找不到一家為我們這些影迷們提供正版資源的視頻網站。

          那么請問,對于那些好片兒,我們還能到哪里去看呢?”

          01

          以正確的姿勢

          get一部“非典型性”好片兒

          好片兒要去哪里看?這是個棘手的難題。但我們可以先從稍加辯證何為“好片兒”說起。

          今年春節檔同樣也苦于盜版泛濫的《瘋狂的外星人》,作為寧浩“瘋狂系列”的第三部,相較于前兩部作品將中國本土化國情與好萊塢敘事方式成熟結合產生的新鮮甚至是驚艷,十多年后這部電影對觀眾熟知的各種電影元素的肆意解構,的確會讓一些普通觀眾有些應接不暇。

          但正如有位影評人所言,之所以有人覺得這部電影“沒那么好笑”,正是因為中國觀眾對寧浩電影最大的誤會,就是對喜劇的預期:

          在歡快愉悅的春節檔氛圍中,人們在追捧“黃渤+沈騰”的最強國產喜劇組合,人們在關注劉慈欣的作品改編幅度,人們在期待影片中有多少科幻元素,人們在好奇徐崢到底有沒有在片中露臉,卻鮮有人關心導演寧浩的自我表達,即作者性。

          據悉,在打磨了五年劇本和“逼瘋”了七位編劇之后,臨近開機之前,擰巴的寧浩還是決定回歸自我,不再糾結于觀眾接受度的問題。

          在讀完劉慈欣的《鄉村教師》之后,“荒誕感”三個字便躍然于他腦海中,成了他決定拍攝這部電影的最初沖動。雖然《瘋狂的外星人》中沒有原著中的鄉村教師和學生的設置,但“荒誕感”卻是小說和電影的共同內核。

          而無解構,不荒誕,寧浩所謂的“放飛自我”,先從解構一切開始:

          堅持弘揚國粹但幾乎無人問津的耍猴人、看似又精明又市儈的酒販子,突然遇上了一個外來建交的外星人,還有一個氣急敗壞的美國人,一切故事由此開始……

          兩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一個優越感十足的美國人、一個擁有超能力外星人,在這條由低到高的“生物鄙視鏈”中,迥然不同的個體思維碰撞,能讓任何“高低貴賤”都在這四位主角的互動中被徹底消解:

          沒有超能力護體的外星人被不識貨的底層中國人當猴耍,一味地相信先進科技的美國人被中國特色模仿建筑搞得全世界狼狽亂飛,恁是用盡十八般武藝也搞不定的外星人,竟然被一瓶中國白酒降服!

          一切看似不可調和的矛盾和沖突,最后,竟然“都在酒里了”!

          受限于環境變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徹底失語,在這種既魔幻又現實的故事設定中,影片的黑色幽默和荒誕感也由此產生。以輕松的喜劇外殼包裹嚴肅的悲劇主題,這是荒誕藝術的本質,也是《瘋狂的外星人》的精髓。

          眼淚過后有感慨,笑料背后有思考,這部電影也在一定意義上突破了以往春節檔喜劇的“笑料+煽情”標配模式,諷刺“偽高級文明”,揭示“生活荒誕性”,也博得了懂它的觀眾的會心一笑,喜劇風格趨于成熟。

          除此之外,《瘋狂的外星人》中還有一貫的“寧式”人文關懷和一系列的密集致敬梗,也都值得觀眾用心深挖。

          因此,無論是曾經受熱捧,還是一度被低估,在浮躁的春節檔熱潮退卻后,對于《瘋狂的外星人》這樣一部更深層意義上的“非典型性”好片兒,值得觀眾再靜心細品一番。

          02

          以體面的姿態

          解鎖一家正版視頻網站

          好片兒有了,剩下的另一問題就是找到一個看好片的“好去處”。

          在席卷 22 億元票房之后,《瘋狂的外星人》當前已正式在院線下映,并轉身很快就投身于一個好去處——【歡喜首映】。

          對于很多觀眾而言,歡喜首映是一個聽著仍稍顯陌生的名字。

          作為國內新生代流媒體視頻網站,成立于 2015 年的歡喜傳媒,幾乎在誕生之初便引進了“獨立電影界的Netflix”——土耳其視頻點播平臺MUBI的模式,即像音像店的“店員精選區”一樣,按照“每天一部新電影、 每月一部大制作、每周一部話題電影”的標準,只為用戶提供海內外精品電影。

          在歡喜首映APP上,不僅有很多國產經典佳作,也有不少國外冷門佳片。

          但歡喜首映的初衷卻并非是面向所有用戶提供精品內容,因為“一個平臺的內容選擇,很大程度上將決定受眾的審美和認知”,相應地,平臺也希望能夠以“極簡、輕奢、無廣告”的精品化內容來精準地吸引到高質量的用戶群。

          在此運營理念推動下,歡喜首映很快在數月之內便獲得了幾十萬的注冊用戶,并借助國內龐大的人口紅利,很快超過了MUBI。 2018 年 9 月,歡喜首映進行了正式測試,短時間內,其注冊用戶超過一百多萬。 2018 年 10 月 4 日,賈樟柯導演的《江湖兒女》在歡喜首映獨播,實現了超過 30 萬次付費觀看,并成功地為該平臺帶來了 10 萬以上的付費用戶。

          此后, 2018 年的現象級爆款電影《我不是藥神》也在歡喜首映上首播,進一步有效擴大了歡喜首映的影響力。

          打鐵要趁熱。而此次,在院線下映后,帶著春季檔大片的余熱,《瘋狂的外星人》無縫銜接,已獨家上線了歡喜首映。

          線下線上之間,熱門影片“無窗口期”上線,無論是對于平臺還是觀眾而言,都勢必會越來越受益:

          對于平臺來說,近幾年隨著流媒體視頻的迅猛發展,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電影在視頻平臺的上線時間和影院的上映日期的時間差正在逐漸縮小,“窗口期”的長短成為上線平臺搶占先機并獲得盈利的要素。

          而對于觀眾來說,雖然《瘋狂的外星人》當屬今年春節檔數一數二的頭部影片,但卻也無法做到有效覆蓋到所有的觀影受眾,無論是那些尚未抽空踏進影院的觀眾,還是那些更傾向于在家觀影的觀眾、以及對于那些想要找個好去處繼續二刷好片兒的人,都可以足不出戶地在家享受優質影片,有名有姓地做一個“花低價看正版”的體面影迷。

          最為重要的是,無窗口期或者縮短窗口,就相當于不給盜版留有任何可以發揮的空間和余地。盜版不作祟,正版是主流,時間愈發寶貴的觀眾無需漫長等待,也就會逐漸養成在線付費觀看正版的好習慣。

          在此過程中,各正規流媒體視頻平臺都起到了引導觀眾和豐富資源的責任,雖然國內迎來正版觀影時代仍需諸君努力,但歡喜首映也將是其中重要的助力者。

          但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一個尚在起步階段的“新手”,歡喜首映獨家上線《瘋狂的外星人》,也意味著放棄了當前市場上頭部電影價格不菲的版權費。在短期內,這種做法顯然存在不小的風險。

          所以,究竟是何來歷的歡喜首映為何會如此“大手筆”?

          03

          以高調的姿態

          期待一個精品化內容時代的到來

          歡喜首映,歡喜傳媒。

          這家流媒體平臺的背后,站的正是近些年在中國電影圈鋒芒難掩的歡喜傳媒。

          自 2018 年至今,低調累積多年的歡喜傳媒終于開始高調收割:

          2018 年上半年,《后來的我們》和《我不是藥神》分別以13. 66 億元和 31 億元領跑暑期檔; 2018 年下半年,國慶檔口碑佳片《江湖兒女》作為藝術片,也斬獲了近 7000 萬元的不俗票房; 2019 年初春節檔,《瘋狂的外星人》也以最終 22 億元的亮眼成績收官。

          在不同的熱門檔期奉上不同的影片類型,堪稱內容大爆發的歡喜傳媒在不到一年時間內就收入了 67 億元之多的票房成績,占盡頭部流量。業內斷言,這是歡喜傳媒的關鍵轉折點。

          但在當年歡喜傳媒馬不停蹄地“網羅”國內大導演的時候,業內人士卻不敢如此篤定,甚至一度質疑歡喜傳媒“過度押寶明星導演”的用意。

          因為,歡喜傳媒麾下的“明星導演”們多到可以組成一個天團出道:

          徐崢、寧浩、張藝謀、王家衛、陳可辛、張一白、顧長衛是其股東導演;賈樟柯、文雋、王小帥、劉心剛、李揚等是其簽約導演,并與其合作時間一般不短于 6 年。

          而依據歡喜傳媒董事長董平的籌謀,這些曾一度被媒體們解讀為“用來充當門面”的導演,正是建立流媒體歡喜首映的關鍵核心,更是該平臺優質內容的根本來源。

          因為在他看來,不同于好萊塢,在現階段中國電影創作的中心依然是這些導演,而用資本綁定導演核心,就相當于綁定了創作人才的核心。

          但該如何綁定,歡喜傳媒也不輕易走簡單粗暴的路子:通過“股份+創作資金+薪酬”的方式將股東導演們與歡喜傳媒的未來緊密結合,一方面增加導演團體的凝聚力,一方面也在其創作上給予較大的自由。在此情況下,導演們有了創作動力,平臺也就有了優質內容。

          2019 年的歡喜傳媒依然開足了馬力,僅僅是在當前公布的部分片單就令人期待,除了張藝謀的《一秒鐘》和張一白的《瘋犬少年的天空》兩部電影作品待映,徐崢自編自導自演的《囧媽》也已早早定檔明年大年初一。

          此外,歡喜傳媒在劇集上也將有所涉及。歡喜傳媒CEO項紹琨在接受美媒《好萊塢報道者》采訪時曾表示,根據協議,目前王家衛正在為歡喜傳媒策劃一部 12 集的連續劇,而在《一秒鐘》之后,張藝謀也同意為歡喜傳媒制作一部網絡劇集。

          上游聚集頂級創作者生產頭部,下游建立流媒體視頻貼近觀眾,歡喜傳媒力圖握緊電影產業鏈的重要兩端,在這種大手筆的流媒體平臺布局中,既保證了其出品的一線大片,保有更持續的市場熱度和生命周期,同時也保障了導演、院線、流媒體三方的利益。

          雖然短時間來說,這樣做風險不小,但顯然歡喜傳媒打的是長遠算盤。因為精益求精地輸出優質的原創內容,是歡喜首映的致勝法寶。

          歡喜傳媒的董事長董平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明確表示,外界總是錯誤地將歡喜首映類比作“中國的Netflix”,而在他看來,歡喜首映更像是“給Netflix提供優質內容的精品店”,因為歡喜首映的導演股東作品不僅僅是“百分之百”的自制,而且還十分看重內容精品化。

          董平認為,相較于而言,歡喜首映更像既生產精品電影又生產高端劇集的原創內容平臺HBO。

          而優質內容不僅僅是歡喜傳媒沖出流媒體重圍的法寶,也是吸引用戶消費的第一要素。隨著版權意識和付費觀念的深入人心,隨著用戶審美和認知不斷提升,付費觀看正版優質內容,不僅是潮流,也是趨勢,而歡喜傳媒正在助力和加速這個好時代的到來。

          在那個時代,想要看好片兒,隨時都有好去處,沒人愛看盜版,人人都是體面而精致的影迷。

          QQ截圖20190313103337.jpg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